鸿运国际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鸿运国际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5-23 22:46:46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样的特朗普,仅靠骂中国能赢得大选么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国会山报》说,确实如科比罗所说,最近民调显示,特朗普的支持率在下滑。一份福克斯新闻的民调显示,46%的受访者说,如果是应对疫情危机,他们更信任拜登而非特朗普,而选择相信现任总统的只有37%,这个数据足以给特朗普敲响警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生态健康联盟”是一个在全球范围内研究病毒从动物到人体跨物种传播的组织,过去十几年一直与武汉病毒研究所有合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就在《国会山报》文章刊登于网上时,《纽约时报》23日提前一天公布了其报纸头版——用整版刊登了1000名新冠肺炎疫情死者的个人信息,大标题是“美国接近十万人死亡,无法计算的损失”。这篇特殊报道的导语里还有这句话:他们不仅是一个个名字,他们曾经是我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同样在这一天,特朗普做成了自己好几个月因“忙于应对疫情”而没有做成的事——打高尔夫。于是,又有了这张图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国会山报》提醒说,过度把火力集中到中国身上,会让人觉得(特朗普)是在逃避上述两个核心问题。文章提醒美国读者,在今年1月到3月间,特朗普曾经称赞中国超过30次,直到美国国内疫情数据越来越难看,他才改变对中国态度,指责“中国的无能导致了世界范围的大规模死亡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们梳理说,在NIH作出砍经费的决定之前,美国保守派政客和媒体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不断暗示,导致疫情大流行的病毒是从武汉实验室“逃”出来的,而该实验室雇佣了一名接受了“生态健康联盟”经费资助的中国病毒学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美国政府将“政治魔爪”伸向科研领域,引发了科学家们的强烈反弹。5月21日,77名诺奖得主致信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部长阿扎尔和NIH院长柯林斯,谴责其砍经费并要求重新审查该决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达扎克还否认资助武汉病毒所一事,称仅与武汉病毒所的科学家开展合作研究,且他们和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合作是经过NIH批准的。“他们给了我们一个名单,让我们跟名单上的中国科学家合作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些诺奖得主认为,NIH干预科学的行为开创了一个危险的先例,损害了公众对联邦研究基金授予过程的信任。